群组 > 贸易交流 > 一个绍兴纺织老板自述:这三年起早摸黑却亏了六七百万.....

一个绍兴纺织老板自述:这三年起早摸黑却亏了六七百万...

商圈小秘书好订单网 管理员2022-8-6 20:06:52

最近有人在知乎提了这么个问题:2022年真的有破产和失业的吗?目前已经有10572人关注,2400万次浏览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11111.jpg
其中一条高赞回复:这三年起早摸黑却亏了六七百万。如果时光能回到三年前,我情愿去坐个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22222.jpg
看了很多个相关的回答,都讲述了他们正在经历的故事,以及他们身处的行业现状。他们中,有江浙纺织工厂老板、有上海做贸易供应链的小企业管理者、也有中山开制衣厂的老板。
他们不只是官方报表上的一个数字,他们是今年行业里或许是我们大家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,那么的赤裸裸和血淋淋。
其中有那么一个案例,篇幅可能有点长,请大家耐心看一下。因为三年的无奈、愤怒和无力无法说完,但我们都看到他们还在想方设法地坚持:再撑一段时间吧,说不定就有转机了。
疫情三年,跨境电商毕竟还有过高光时刻,与这些一直在生死存亡中挣扎的行业相比可以算是相对幸运的。还在努力中的纺织人们,以一言相赠:谁无暴风劲雨时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以下是一个绍兴纺织面料工厂老板的自述:
已经不配算利润了,算算亏多少才合理。
很难,真的看不到希望。家里开着传统的纺织面料工厂,99%出口,疫情这几年碰到了太多的黑天鹅,而且都是任凭你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的局面,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3333333.jpg
疫情前的2018和2019年,公司销售都差不多9000+W,传统实体企业,利润不高,但是赚个几百万还是有的。
但是,疫情第一年,我们这封城了一个月。解封以后,接了很多各个国家的订单,可以说是我从业以来,公司单月生意最好的纪录 。
殊不知,噩梦马上就开始了... ...为何会突然下来这么多订单呢?
原因是封了1个月,疫情的严重性让其他国家开始恐慌下单备货,生怕中国会再次封城。接了这么多的订单,第一时间就是开足马力生产,然后等到1个月之后开始准备出货了,发现全世界其他的国家开始了封城...
然后就尴尬了,客户给的定金最多20-30%,很多老客户都是10%定金,但是我们欠供应商所有的货款,最迟也都是月结,也就是说,中间的差额80%左右的资金,都是我们自己垫下去。
国内的第一波疫情,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,其实很快的恢复正常了,但是国外那些朋友,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2020年年初的那些货,平均在我们仓库里放了半年,才陆陆续续的开始出货,而且绝大多数都给客户打了折扣(这也不能怪客户,毕竟国外疫情控制的非常差,而且经济也受到影响,我们为了能让资金能尽快的周转,也只能同意打折)。
有兴趣的朋友还可以看一下2020年整年的美金汇率波动,这一年时间人民币疯狂升值,也让我们血亏了无数。
综上,2020年公司大概做了7000+W的销售,汇率的损失+资金周转带来的额外利息支出,直接导致了当年血亏。
疫情第二年,2021年,更加魔幻的故事开始了,海运费暴涨无数倍。
举个例子,正常时间我们出印度的一个40尺高柜的集装箱,从年初的海运费2000-3000美金,到当年最高点的时候已经飙升到了15000美金。这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:
我们给客户报价的是CIF价格,包含了海运费,那么我们就需要额外支付大概5W-10WRMB的运费,而我们一个高箱的纯利润,顶天了不可能超过5W。
我们给客户报价的是FOB价格,不包含海运费,那么客户就需要额外支付大概5W-10WRMB的运费,我想我的客户也没有这么多的利润吧。
结果就是,我们付海运费的客户,催着我们出货,我们为了维护客户,也只能亏钱出货。
而客户付海运费的单子,就跟去年一模一样,在仓库里平均又放了好几个月。而且因为海运的问题,船期普遍延误,正常30天能够到港的船,60天能到港已经谢天谢地了,90天到那也变成是合情合理。
2020-2021这两年,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,导致我们回款非常的慢,之前平均回款周期大概45天,这两年,直接翻倍,变成了90天。
2021年底的时候,公司内部大概算了一下账,年销售额8000W左右,应收美金350W,算上退税,约等于2500WRMB,等于有3个半月的销售还没收回来。
加上仓库里在等出货的1000W+存货,再加上原材料和半成品材料1000W+。等于全年用了5000W+的资金,做了8000W的销售。这样的资金周转和利用率,已经不配算利润了,算算亏多少才合理了。
然后,更加魔幻的2022年开始了!
俄乌战争爆发,乌克兰我们公司有10多万美金的货还在海上漂,客户已经逃到了其他国家。给我们看的视频和图片里,他的店面和仓库已经被炸得一塌糊涂,客户也说现在没有能力付款提货,以至于这笔钱几乎就是没了。
俄罗斯到现在为止,收回来了一部分货款,还有40-50万美金的货款还没收回,也不知道会怎么发展。
其他有出货的国家,比如黎巴嫩政府和央行破产,斯里兰卡国家动乱等等这些情况,我都已经不想提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
疫情开始到现在,公司每年都亏损得很稳定,且面对这些亏损都束手无策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4444444.jpg
今年国内疫情反复,供应链各方面都出问题,加上国外的战争和动乱,基本可以肯定,今年又是亏损稳定的一年。
幸好之前公司负债不多,家里这两年抵押了不少厂房土地加个人名下的住宅,总算还能扛着。
但是最关键的是今年依然看不到希望,且能抵押的也都抵押了,后续的现金流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,家里已经准备关闭一部分车间来缓解压力了。
自述到这里就结束了,虽然没有结局,目前还在继续扛着,他也说希望公司能重回正轨,而不是关门歇业。
当高层提倡过紧日子的时候,我们就应当意识到,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性的转变,过去的增量博弈已然变为存量竞争,扩张和膨胀已经终结,即将转入平衡和收缩,要准备面对漫长的寒冬了。
贸易交流

贸易交流 加入

54113人加入此小组

小组热帖

关于好订单 | 新闻中心 | 诚征英才 | 网站地图 | 帮助中心 | 服务条款 | 友情链接 | 付款方式 | 联系我们

GarmentOffice 旗下产品: 好订单 | 跟单通   网站服务:诚企库 | 接单直通车 | 认证服务 | 采购专场 | 委托找厂 | 广告服务

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359号    ICP证:浙B2-20100085-1    Copyright©2010-2022 Haodingdan.com 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